banner

莫羽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2020-06-05 13:56:53 最准论坛高手三中三 已读
经过一番极为艰难的沟通,莫羽二人总算明白灭世者的来历,根据灭世者自己的讲叙,他是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来的,而他的记忆止于从天上掉下来,晕了过去。然后被一群人带到一个稀奇古怪的地方,似乎是经过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试验或者说治疗,当灭世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雪白的世界里,自己被关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不时有穿白衣服的人走动,但没人和他说话,同时双手双脚被各种电子设备锁得死死的,门外还有人监视自己,直觉让他感到危险,于是趁着监视的人不注意,溜了出来。而莫羽是第一个和他说话的人,直觉让他感到莫羽是个可以放心的人,所以……听完了灭世者的讲叙,李婉月老大不高兴:“直觉,男人的直觉靠得住吗?说不定啊,那个稀奇古怪的地方是你家呢。”莫羽却关心另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弄开那些锁住你的设备的?”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如何能解开复杂的电子设备?灭世者皱眉想了想,深邃的眼睛里一派纯真:“我心里想着它们放开我,它们就放开了,好像,它们是我很熟悉的朋友一样。”是这样吗?莫羽不排除这一切是灭世者自己臆想出来的情节。从天而降,莫名被抓,然后在森严监视下逃出生天,其中毫无波折,顺利得让人吃惊的同时亦让人找不出一丝破绽。难道灭世者是个臆想精神病患者?还是真如他所说,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失去记忆,恰巧被某个势力抓去做秘密的试验,在偶然的机遇下逃了出来然后遇见自己?各种猜测在莫羽脑海里纷乱缠绕,变成纠葛的一团,理不出一点头绪。“那么你现在有地方去吗?”经过一番思索,莫羽决定放开这个问题,在一切都不明朗的情况下,那无疑个死结,在上面纠缠只会浪费自己的脑细胞,还是问问未来的打算比较好。灭世者茫然摇头。“没地方去啊?那太好了,我们三个,不四个人一起游山玩水去。走,我们先找宾馆给雨纹姐姐找找有什么毛病。”李婉月一听灭世者没处去,心里可高兴了,一路上如果有这么个三岁小孩一般的活宝做伴,相信定能驱赶寂寞的侵袭。嘻嘻。莫羽摇摇头,无能为力的感觉涌了上来,自己得赶快救醒方雨纹,然后在后天早上之前赶回龙宫,现在却莫名地惹上两个活宝,以后的日子怕是难过了。虽然心里颇不是滋味,但真要让他抛开二人,心里亦有一丝不忍,李婉月不说了,灭世者怎么看也像个神智初开的孩子,却拥有如此深邃的眼神和强大的力量,是个謎一样的人,好奇心的驱使亦使他想知道灭世者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总不会真的是为灭世而生吧?倒是李婉月那丫头,得想办法让她早点离开才是。一路胡思乱想,不知不觉中李婉月已经领着二人转过几条街道来到了一座装饰豪华的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金碧辉煌的大门上“汇通大酒店”几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光看门口站着迎宾的侍者身上穿着的整齐西服,亦知道这是座高档酒店,想不到李婉月这妮子却选了这么个地方。莫羽还想着是不是换个地方呢,李婉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只好随后跟上,灭世者则一幅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对什么都好奇地看,摸,更不时地问个不停。对一切都显得极为新鲜好奇。一个大美女,身后跟着个服装怪异神经兮兮的男子,再后面还有个男孩模样的人手中抱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这样的一个组合无论在哪里想必都是惹人注意的。所以,莫羽一行人几乎是在众服务员的目光聚焦下定好了两间房间。莫羽感觉浑身不自在,李婉月反面没事人一样,很可能早就习惯了众人的注目。灭世者根本不在乎,对一切好奇的本质让他对于任何一个对他投以好奇目光的女服务员都盯住猛瞧,在他清亮深邃的眼光注视下,反倒让那些对他好奇的人不好意思了。所以,四人中只有莫羽感觉浑身不自在,几乎是跑一般逃进了房间,关上房门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总算是挺过来了。来不及休息,莫羽将方雨纹放在床上,运转灵力往方雨纹身上逼了过去。方雨纹的身体像是个无底的黑洞一般将莫羽的灵力尽数吸纳,却没有一丝反应,莫羽的灵力如泥牛入海,激不起一丝涟漪。莫羽不死心地再试了几次,依然毫无作用。莫羽放开贴在方雨纹身上的手,无力地坐倒在床上,苦苦思索起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方雨纹沉睡不醒呢?好像上次叶风自暴时她几乎是一闭眼就醒了过来。这次为什么这么久还不醒来呢?莫羽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陷入了深思之中。灭世者在房间里来来去去转了好几个圈后,站到了莫羽面前,手里拿着瓶酒,精选24码期期准问莫羽:“这是什么?”莫羽张开眼睛, 精选一码期期准有点不耐烦地回答:“这是酒, 香港六合挂牌挂资料用来喝的。”烦燥的感觉涌起, 香港挂牌l香港正版挂诗莫羽跳下床,在房间里走动,混沌的脑袋依然混乱如故,找不到任何可以让方雨纹醒来的办法。怎么办?后天就是蝾族与龙族约定的日子,自己如果不能赶去龙宫唤醒生命之源的话,龙族注定大祸临头。莫羽烦燥地再转了几个圈,茫然不知灭世者已经打开酒瓶,将其中的红色液体灌下了喉咙。生命之源将近枯竭,不知道外婆现在怎么样了?莫羽的脑中一丝光芒闪过,恍若在黑暗的天空中划过一道刺目的闪电:生命之源枯竭!难道说,方雨纹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生命之源枯竭的原因?越想越有可能,方雨纹在为自己抵挡炸弹时似乎也没有变身。看来莫羽的推测是正确的了,那么怎么样才能让方雨纹醒过来呢?莫羽正为怎么救醒方雨纹而烦恼呢,要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去龙宫的路怎么走,只知道龙宫在南海,可是整整一个大海耶,总不能抱着雨纹慢慢找吧?心中不禁奇怪外婆为什么不把龙宫地图输入自己脑海,想到这里突然想起被自己复制进脑海的盘古光盘,不知道上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让蝾族的人甘愿接受方雨纹的条件?好奇心一起,精神能在脑海中游荡着找寻盘古光盘的资料。在这时候,卟通一声从外间传来。莫羽心念闪动,身子已然掠了出去,却见灭世者已经将一瓶沉年茅台酒喝了个底朝天,面色潮红,以一个不甚雅观的姿势倒在地上,手中犹自扬着空空如也的酒瓶往嘴巴里倒,却再没有一滴酒流出来。莫羽不禁苦笑,刚才那声卟通想必是灭世者酒劲发作站立不稳至跌倒时发出的了,叹了口气。伸出手一把提起嘴里仍喃喃说着:“好……好喝。”的灭世者,进了里间,将他放在大床的另一边。灭世者哼哈了几声,片刻进入了睡眠,于是,房间里只剩下莫羽一人对着两个失去对外知觉的人发呆。想了半天,莫羽终于想到一个办法,缓缓地伸出手将手掌贴在方雨纹背部,精神力缓缓凝聚,这次输入的不再是单纯的灵力,而是蕴含盘古传承的精神原力。金黄色的精神原力一丝丝顺着莫羽的经脉从脑海流转至手掌,将要进入方雨纹身体时却受到了阻碍,精神原力仿佛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在掌尖打着旋,公式专区不肯进入方雨纹身体。莫羽大感疑惑,上次将精神原力传给自己的生身父亲时也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啊。难道,哪里出了问题吗?害怕弄出状况的莫羽无奈地收回了手掌。重新开始在房间里转悠起来。本来以为自己的精神原力能将方雨纹唤醒的,可是竟连她的身体也进入不了,莫羽不由得有些失望。想了好久,仍然想不出头绪的莫羽将目光瞄向了身在床上安稳睡觉的灭世者,一个疑惑从心中升起:这家伙睡觉怎么没有呼吸声?伸出手,在灭世者鼻尖探了探,手指灵敏的触觉告诉莫羽自己的听觉完全没有问题:灭世者真的没有呼吸!!!而他的心跳却平稳有力,其它一切亦很正常。这个发现让莫羽猛然惊心,从外婆传给自己的资料里得知,有些修为极高的异能者可以凭借身体来呼吸以吸取生命必须的氧气维持生命。难道说,灭世者的修为竟高到如此地步?旋又想起他那又仿佛星空般深邃的眼睛,不由得出一个结论:灭世者可能是个高手,因为某些不知原因失去自己的记忆,使得他的认知和三岁小孩无异。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莫羽又陷入了苦思之中。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同时李婉月清脆的声音亦在门外响起:“莫羽,你们在里面干嘛啊?还锁着门。”莫羽走过去打开了门,便看见美丽的李婉月手里拿着几件衣服庸倦地靠在门口。李婉月显然刚刚洗过澡,莫羽可以闻到她身上伴着香皂气味的少女体香,若有若无,隐隐地刺激着莫羽发达的嗅觉神经,加上随意披洒的长发舞动,以及露出衣服外的雪白肌肤,让人忍不住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悸动。“灭世者呢?我给他买了几件衣服,让他出来换换,他那衣服实在是太怪异了,走到街上人家还以为是疯子呢。”李婉月说着就往里闯,莫羽慌忙让开,被李婉月头发扫到的地方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酥酥痒痒的,难受却有让人沉迷的魔力。莫羽心中暗懔,灵力运转,瞬间恢复平静,跟着李婉月身后去了。“起来啦,换衣服啦。”李婉月摇晃了灭世者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将一张诱人的小嘴趴在灭世者耳边,以她所能发出的最大声贝吼了起来。跟在身后的莫羽被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个只懂得一点三脚猫功夫的小丫头居然能发出如此高的声音,实在让人费解。同时心里亦对这招的效果有点怀疑,一个醉酒的人,有这么容易唤醒吗?事实证明女人的河东狮吼有时候比任何强效的醒酒药更有效果,灭世者几乎是用跳的从床上弹了起来。睁大一双眼睛看着得意洋洋的李婉月和目瞪口呆的莫羽,酒意于片刻间消失殆尽。“拿,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下来。”李婉月伸手将衣服递给灭世者,灭世者迟疑地接过,却转头望着莫羽,眼中分明有不知所谓的茫然。天,他不会不懂李婉月的意思吧?莫羽心里呻吟一声,示意李婉月先出去。小妮子倒也配合,一声不吭就出去了。莫羽则示意灭世者将衣服换好。灭世者果然不知道怎么换衣服,就像从来没有见过衣服似的,拿着衣服左右看了又看,最后在莫羽半强迫的帮助下,总算将衣服换好。一换了衣服,灭世者立刻换了个人似的,容光唤发。合身的衣服将灭世者合理的身材比例表现得淋漓尽致。修长的身材,俊秀的面孔,加上那深不可测的眼眸,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奇异的吸引力。看得莫羽心中不由涌起一股赞叹,一丝羡慕。不没来得及将灭世者好好打量一番,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叫,莫羽耳尖,听出那声音虽然因为情绪激动而失去原来的音调,依然能分辨出那是李婉月的声音。一个念动,身子如风般掠出,正好看到一个男子一把将李婉月抓了个正着。旁边还有三个男子围在一旁。手中没有兵器,莫羽却从对方的气息中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危险。李婉月脸上布满惊骇的表情,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期盼得望着莫羽。“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朋友?”“不关你的事,我们是奉命行事。小子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我们走。”男子说完转头就走,其它几人迅速在男子身后站好位置,将男子护了起来。沿着长长的走廊退去。“站住!”莫羽怒喝出声,灵力运转,身子如箭般前标,意图掠过阻拦的人直接攻击正不断后退的男子。三名男子中一人眼中暴出精光,手掌一番,一把锃亮的手刀出现划过一道刺目的闪电向莫羽削来,速度丝毫不亚于莫羽。莫羽心中一惊,左手外挥,闪电般和对方交换了几招。手指和手刀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那男子触电般后退了十几步,让开了路,但其它的两人已经扑了上来,莫羽无奈,三拳两脚将对方打得连连后退。但没用,对方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名男子挟着李婉月已经转过走廊,往楼下跑去。三名男子同时亮出手刀。极短,但危险。虎视眈眈地看着莫羽,眼中满是浓浓的敌意。莫羽心中泛起无能为力的感觉,挥拳往对方发出一记满蕴灵力的直拳,将三人打得退后一步,三人微一怔立刻扑了上来。莫羽已经一挥手,喊了一声:“停。”三个男子如同电影镜头的暂停一般,快速前扑的身子猛然立定,在空中保持一个充满张力的动作,仿佛随时可以扑上来又仿佛本来就是三尊雕塑。对于力道的控制让莫羽心生赞叹。“我不打了,人你们带走,现在我们两不相干。”说完,扔下错愕的三人,往房间里退去。同时心里亦有些微的惋惜:李婉月是个可爱的女孩,若不是要照顾昏迷的方雨纹,自己应该能从对方手中救出她也说不定。但是现在,只好放弃李婉月保护方雨纹了。毕竟,方雨纹与自己的关系要比李婉月更亲密一些。但如此冷静的选择让莫羽不由地对自己超常的冷静感到诧异。进了屋子,发现灭世者已经不知去向,也不在意直接走过去,坐在方雨纹旁边,同时将灵力运转到极限,监视着神识范围内可以监视到的一切。莫羽清楚地看见三个男子相互对视一眼后飞快退走。转瞬就离开了酒店,坐上一辆轿车疾驰而去。莫羽缓缓地闭上眼睛,超常的神识在他的脑海里构筑出一个清晰的世界。一个由声音,气息与各种细微的波动构成的世界。在莫羽强大的神识下,任何波动都无法逃脱他的感知。酒店里服务人员以及顾客相互交谈的声音,走路时脚底与地板磨擦的声音以及酒店外风掠过树梢的声音都清晰无比地呈现在莫羽心里,莫羽甚至还听到了一对情侣在街边树荫下亲吻时舌头与舌头交缠的声音。莫羽思感迅速掠过往更远的地方延伸过去。汽车轮胎与地面磨擦时的吱吱声在莫羽耳边响起,车内人轻声的交谈亦清晰地被莫羽神识捕获,莫羽涌起奇妙的感觉,自从拥有盘古的传承之后,从来不曾像今天般将神识运展到极限,心念一动,神识往更远的地方伸出,迅速掠过公路上飞驰的汽车,片刻后,离去的三个男子身影出现在莫羽脑海,正奇怪为何没和另外挟持着李婉月的男子在一起时,更远的地方传来剧烈的波动,距离太远,莫羽力不能及,只能悻然收回神识,掠过三个男子身边时,却发现他们同时露出震惊的神色,心跳与血液流动的速度显明加快,其中一个嘴角更露出一个尖利的牙齿。一个念头如同睛天霹雳打入莫羽脑海,一个古老的种族的名字闪入:血族。

  

,,香港刘伯温平特一码